初恋

来源:www.manhao.me 蛮好网 时间:2016-12-06 08:59:23 责编:admin 人气:

陈籽结婚前只有过一段恋情,从初中一直到高二,陶秉去哪,她就跟着去哪。之所以只谈到高二,是因为早恋时她又早孕,初经人事的他俩都不明所以的,孩子快4个月的时候才去做了人流,陈籽大出血,陶秉被陈籽的父亲狠打一顿,而陈籽被父亲带着回了老家。

陈籽这事,在老家基本没人知道。虽然高中没毕业,但陈籽父亲还是想办法给她弄了个大专文聘。老家的事业单位“努努力”还是有机会进去的,陈籽就是被这么“努力”了一下,进了交通局下面的公路管理站上,做了一名基层巡路员。

十九岁的姑娘,正是要开花的时候,正经的、不正经的“骚扰”蜂拥而至。在陈籽心里她还想不过来这些事,当下她最忙的一件事就是——恨他父亲。

即使当初陶秉让她“受过伤”,可陈籽眼里心里就只有这么一个人,什么值不值的都不会考虑。可当时回老家“回”的匆忙,他们之间没能留下任何联系方式,陈籽回来后又被父亲软禁了半年多,“再入世”,一切都已经变了:陈籽离开,陶秉随后也转了学,不再跟任何一个同学有联系,听说考上了大学,但具体是哪所,谁都不知道。

日子总要过,年轻也总是“会过去的事”,上了五年班后,陈籽不等了,经人介绍,她和一位刚毕业工作的乡下初中老师谈了恋爱,两个月的时间就结了婚。

因为之前“事故”的影响,结婚两年里陈籽都要不到孩子。对此,丈夫何斌倒是毫无怨言,而且每个月还会从微薄的工资里单独拿出来一份,攒下给陈籽看病买药。

有时候造化弄人,本就已经对婚姻坚持不下去的陈籽却又在同学聚会上见到了她的“朝思暮想”,这一次,陈籽说不上该恨还是该感谢,她又喜又怕的,没想到已为人妇的自己居然还能像个情窦初开的少女一样,多看一眼陶秉,心都猛跳个不停。陈籽总觉得旁人会看出来自己的窘态,就一直喝水喝个不停。整个同学聚会上,陶秉没来跟她说过一句话。陈籽内心沮丧,却又安慰自己:毕竟都过去了。

出门打车,陈籽突然被人一把拉着上了一辆车,转过头看,除了陶秉还能有谁?一路上谁都没说话,十分钟的路,却像一年那样漫长。进了屋,两人相互“侵吞”,彼此“索取”,整个晚上,谁都不打算放过谁。

陈籽开始闹,没缘由,甚至夜不归宿。何斌也怀疑,还托公安上的同学查过陈籽的开房记录,可陶秉自己有住处,况且是陈籽,他又怎么可能带她到外面去。

陶秉无意间知道了这位“何老师”原来就是妹妹一直迷恋的那位,他对陈籽什么都没说,平时想到这事也只是笑一笑。

陈籽干脆不回去了,何斌也似乎默许了这样的情形。陶烨大学毕业后义无反顾的追到何斌的老家来,所有人都反对,只有陶秉支持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