忽然你走来(连载一)

来源:www.manhao.me 蛮好网 时间:2016-12-29 09:06:46 责编:admin 人气:

一 好梦如旧

1

或许,我们终究会有那么一天:牵着别人的手,遗忘曾经的他。

一大清早,“咕咕咕”的鸟叫声就跟上了发条的钟一样,一刻不停地在耳边响起来。

林晗睡不安稳,摊煎饼似的翻来覆去,用枕头死死地掩住两只耳朵,却还是被这三百六十度的立体环绕声给喊了起来。

落地窗外,初升的旭日映红一片天,蔚蓝色的印度洋上泛起皱褶,阳光、沙滩、海浪……扭过头来,目之所及,还有美女。

昨晚的种种画面,播电影似的在脑子里一遍遍过着,林晗双手搓了搓脸,突然低声笑起来。

身边的人到底还是醒了过来,起先是背对着,洁白的被子搭在身上。她贪凉,把胳膊伸出来压着,描出起伏的曲线。同时,露出背后一大片莹白似雪的皮肤。

声色只是一瞬间,记忆的时效最短,但如果有多项感官的配合,留存的概率就会大大增加。以至于林晗察觉到指腹还残留着她皮肤细腻柔滑的触感时,一颗心已开始止不住地加速。

女人这时候一个翻身,偎依进他怀里。窄挺的鼻梁顶到他的腰,热气一呼,喷得他的皮肤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。她蹭了蹭,找了个最舒服的姿势,呢喃着:“吵死了。”

林晗心里一动,又钻回被窝,曲着一只手撑在她的头边,看着她粉白的一张脸,有些莫名其妙地问:“夏苒,你知不知道我是谁呢?”

夏苒又在他的怀里动了动,眼珠子在琢磨什么坏心思似的快速滚动,目光直直地落在他的脸上:“先生,你是谁啊?”

林晗按着她的双肩将她猛地翻过来,随即严丝合缝地贴上去,促狭地说道:“夏苒,你这是间歇性失忆,我现在得原景重现,让你把事情重新想起来。”

夏苒拍了拍他的脸颊,似笑非笑道:“林哈哈,你什么时候改行当医生了?”

林晗说:“我这儿你不知道的事情还多着呢。”

夏苒这时忽地一挺身子,两手将掖到脑后的长发往外一捧,黑色细软的头发如瀑布般散开,一朵花似的铺在雪白的枕头上。

林晗一眨不眨地看着,两只眼睛都隐隐红了起来。

他的记忆要是没出错的话,夏苒从小就有一头好长发。

夏苒和林晗自小就在一起长大,两家长辈是同一家国企的职工。

那时候国企效益好,给员工谋福利的时候最兴分房子,选块地皮建小楼,一户人家给一间,一家老小都挤在一块。

夏、林两家赶上政策,享受了一把“社会主义好”。一条过道分两边,夏苒家住东边,林晗家住西边,开始了长达十多年的门对门邻居生涯。

两家都是接班后新组建的小家庭,楼里的邻居陆陆续续怀孕生孩子,林晗出生后一年多,夏苒也跟着呱呱坠地。

不巧的是,林晗出生的时候赶上那年的年尾,夏苒降临时抓住了后年的年头,满打满算也就多了一年零几天,林晗却要做大夏苒两岁的哥哥。

夏苒头一次被带回来的时候,街里街坊都跑出来看。这个夸眼睛大,那个夸鼻子挺,还有一个一致的意见是——头发密。

“哪像这么小的孩子该有的,跟一顶乌漆漆的帽子一样盖在头上,我儿子到现在还没这么好的头发呢。刚生下来就更疏了,稀稀疏疏就那么几根,急得我天天给他搽生姜!”

一身生姜味的倒霉蛋林晗被他妈妈抱在怀里,抓着他的小手去摸那圆滚滚的脑袋。他顺便往包成团的小蓝被子里一瞅,吓坏了。对方一张脸又皱又红,这是哪儿来的小耗子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