门前的枣树林

来源:www.manhao.me 蛮好网 时间:2018-02-06 17:56:11 责编: 人气:

随着岁月的流失,我的怀旧感愈来愈强烈,对往事的回忆充斥着心的整个空间,过年了,人生的年轮又多了一层内涵,刻写在记忆中的往事,一幕一幕,最难忘的是儿时门前的枣树林。 

小的时候,家里条件差,只有六间土房,没有围墙,院子很大很大,足有一亩地。每年春天,父亲都会趁春耕,偷着用生产队的大黄牛犁门前的院子地,母亲种上孩子最爱吃的甜秫秸,等成熟之后,放到地窖里储存,等到腊月二十六大集上去卖,换点钱好过年。院子前面是一条水沟,那是沙河和村子大湾的枢纽,每到夏天,我就会用罐头瓶子去小水沟钓鱼虾,水沟前面就是一片一片的枣树林。 

春天,万物复苏,小草开始吐绿,孩子们可不能睡懒觉了,一大早就被父母吆喝着起床,去门前的这块枣林去挖菜,枣树的品种很多,枣树的样子也奇形百怪,有的像一条龙躺在地上,有的好似一座拱桥,有的枝杈相互缠绕,恰似两条蛇相争。只要枣树发芽了,生产队看青的,就不让孩子们爬树了,我们就每天盼着枣树开花,那时就会引来好多小蜜蜂。  

夏天,早晨的露水很大,在枣林底下拔草可是件苦差事,记得最难受就是脚底下的鞋子,被露水打湿了,走路一歪一歪的,枣树这时候已经结枣了,很青很青,前面还有个小尖儿,大人们常说,青枣不能吃,吃了身上长疖子,有时候实在忍不住摘一个青枣吃,还得把前面的小尖儿掐去。 

最实惠的是秋季,俗话说,七月十五点儿红,八月十五满儿红。过了七月十五,生产队就安排看青的来看枣了,就怕孩子们偷吃。记得小时候看枣的是一个裹着小脚,梳着髽髻的老太太,这个老太太在枣树底下都用耙子把地耧了,不让孩子们靠近枣树,只要发现踩上脚印了,她就会围着村庄一圈一圈的骂街,我不记得她的名字了,她男人叫老会,早就去世了,人们都管她叫老会家,她孤儿寡母的,谁也不敢惹她,有一次,我和伙伴实在受不住红枣的诱惑,趁大人睡午觉,我们就爬上树,把背心往裤衩一掖当口袋儿,去偷摘黑红发亮的枣子,下来后,把自己的脚印处理掉,那次真没被老会家发现,至今记忆犹新。最高兴的事,就是生产队打枣了,老爷儿们都拿着竿子打,妇女孩子就提着篮子捡,一竿子下去,像下冰雹似的,我们都捂着脑袋,争着往篮子里拾,当然,看见又大又红的枣子,就会放到嘴里,那种滋味真是难以忘怀。 

冬天来了,枣树的叶子都落了,孩子们都到枣林里去拾枣叶。枣叶既能当柴烧,又能当小羊的主食,记得有一年也是快过春节了,我和伙伴去枣林拾柴禾,发现一条大狗叼着一根大骨头,我们用砖头夺下了狗嘴里的骨头,用砖头砸碎了吃里面的骨髓,一直到现在,都不好意思和任何人说这件事。 

门前的枣树林,给了我太多太多的记忆,也给了我太多太多的深思……